繁体版 简体版
是否小说网 > 弃权 > 臻浅

臻浅

我是臻浅,一名17岁的高中生,同时也是一位严重被迫还妄想症患者。而我的病症,已经伴随我13年了。这病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就是从小便觉得有人在暗中注视着自己,那是一道恶狠狠的视线分明是七月酷暑,却如身处冰窟。而一切却不止于此,甚至已经上身到生理伤害了。到这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想,或者说是臆想。于是从此我便开始了漫无终期的心理治疗。

我的心理医生,陈医生,已经负责我的治疗很久了。就连他也十分奇怪,我拥有一对对我疼爱有加的父母,一个优越的生长环境,一群关系匪浅的朋友,一身傲人的学识本领和开朗活泼的性格,怎么就会患上这么严重的疾病呢?

每周六,我都回去陈医生那儿做心理疏导。今天,我照例前往医院疏导心理。

扣扣扣,“请进”。“浅浅,来啦。”“嗯,陈医生好啊,我又来打扰你了”“哪有,别这么说”陈医生笑道“最近一周感觉怎么样?”臻浅叹了口气“您可别这么说啦,我感觉最近的感觉是越来越重了。”“喔?”他挑了挑眉,“说来听听。”“周四的下午,我们学校举办了一场艺术活动节,刚开始一切都还很正常,直到活动结束听校领导讲话时,耳旁传来一句男声‘杀了你’……”话未说尽便被打断了“这只是你的幻听罢了,不要放在心上”“可是,这一次是真的,我感觉那个人是真的要杀我,之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。况且之后,当我过马路时有听到了这种声音,就是这句话,差点害我出车祸”臻浅情绪激动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陈医生见状便安慰她道:“你先冷静一下。”许是意识到是自己太过激动,臻浅道了一声歉,坐了下来。顿了顿,他继续说道“我知道,你现在很害怕,很担忧,但是从医生的角度来讲,这是你压力过大的结果,我建议你最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平静一下,这样对你的病情也有所帮助。比如你家附近的公园湖便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从陈医生那里出来后,臻浅便思索了一番他说的也没错,或许是我最近压力太过大了,无论如何,我的确该休息放松一下了。想着,便离开了,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位陈医生一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到了周一下午放学时,臻浅让父亲将车停在一旁,自己在公园里逛逛。“浅浅,真的不需要爸爸陪着你吗?”父亲担忧道。臻浅转头对父亲笑道“没事儿,爸爸,陈医生说了让我自己好好放松放松,别担心,有事我会打电话的,拜拜。”臻父还想说些什么,可臻浅早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了。“哎,这孩子。”臻父无奈最后只好作罢,开车离开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