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是否小说网 > 弃权 > 故事往前——只有他还记得

故事往前——只有他还记得

看到满身伤痕的魏砷,臻浅内心愈发焦急起来。会不会他杀的人其实是伤害他许久暴徒。“找我有事?”魏砷抿了抿唇,侧过身。“我是替陈医生来告诉你,记得明天早上去医院接受手术。”臻浅急忙开口。“明天去不了,我早就和陈叔说了。”“不行,陈医生临时有事只能是明天。”臻浅提高音量,“他还说了明天让我陪着你一起去,就当是对你无礼的道歉吧。”魏砷不再多说些什么。

和魏砷交换电话号码后,臻浅便离开了,临走前她对魏砷“你该是多笑笑的,这样才帅。”

回到家中,臻浅一身轻松,洗了个热水澡,为自己能救下两个人而感到由衷地自豪。所以,傍晚,定好闹钟后她躺在床上,没多久就沉沉地睡去了。

第二天,等她醒来,时间早就过去了。臻浅一惊,这闹钟怎么没有响?顾不上这么多,她飞冲进厕所拿上手机准备向魏砷解释让他等等自己。打开手机,她愣住了,手机通讯录里没有魏砷。突然,手机响了,臻浅接通了电话。“臻浅,是你吗,我是魏砷,还记得我吗,”臻浅疑惑“咱们,不是昨天才见过吗?”“你还记得就好,现在有时间吗,我有点急事,能麻烦你来我家里一趟吗?”一听是有急事,她便急忙答应了。臻浅急急忙忙地出了门,就连出门时都忘了与爸妈道别。

出门后没多久,臻浅突然意识到我面对的可是一个人格分裂症患者,而且今天他还要杀人,万一……臻浅着急忙慌的动作缓了下来呆滞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纠结了好久,却依然没有决定该怎么做,整个人就像木桩一样,呆滞在原地。

“我的亲亲好侄女,不是说好了要在在家等我吗,难道还怕舅舅会迟到。”一回头,臻浅舅舅臻治从车窗里探出脑袋,朝她笑了笑。“舅舅”臻浅说着就跑向了臻治,臻治从车里出来摸了摸侄女的头“怎么昨天晚上咱们不是约定好了吗,爸爸妈妈出差,舅舅又办完公务回来,所以今天接你去上学。”一席话,听得臻浅云里雾里的,不过当下最要紧的是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去找魏砷了。

在同舅舅商量后,来到魏砷家门口,看着他在路旁焦急等待的模样,臻浅满怀愧疚。一见到魏砷,他便指着自己问道“你看我有什么不同的吗?”臻浅仔细看去,发现昨天脸上的红肿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消散了。也许是看出了,臻浅的想法,魏砷继续讲道“没错,而且不仅如此,你不觉得今天很奇怪吗?”“奇怪?倒也是没有什么啊,只不过……”之后臻浅如被雷劈,她慌忙地打开手机,果然,又回到了前一天。难怪今天舅舅的话似曾相识。

“浅浅”打断了臻浅的思绪,“浅浅,时间不早了,我们得去学校了,不然就要迟到了。”舅舅下了车。魏砷在看到了臻治后眼眸暗了暗,倒是臻浅向彼此介绍身份。“原来是浅浅的朋友啊,你好啊,小伙子。”魏砷出于礼貌也回道“叔叔好。”

之后,臻浅了解到魏砷刚转学到自己学校同年级做同学时,十分激动,主动邀请魏砷搭顺风车,一同前往学校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